Feeds:
文章
迴響

Archive for the ‘洞洞館故事’ Category

文@賴子歆

各有風景──出入口

走近本館的出入口處,我們很容易就忽略了抬起樓梯等的水泥平台。水泥平台看似灰漆漆,一點都不起眼,但其實仍有設計在其中。設計這樣的水泥平台的意義是要區隔平台本身以及地面,使平台本身以及其上的物體能夠獨立現於人前,這也是現代主義建築中十分強調的「獨立」建築元素。

向右望去,會發現平台旁有八個排列整齊的方形石燈,中間以菱形狀挖空,內側可放置蠟燭或燈泡。其實石燈列相互對稱,左右各一排,但因為後來加蓋了殘障坡道,完全擋住了旁邊的石燈,也就任其破敗。閉上眼睛想像一下,石燈若能再度點亮,夜晚時分,與館內大小洞透出的微光相互輝映,一在地一在半空,那畫面想必十分美麗。
(繼續閱讀…)

廣告

Read Full Post »

文@賴子歆

讓我們進來,打聲招呼,然後道別。

時常覺得歷史一點都不公平,只有那些懂得在歷史的軌跡前大聲嚷嚷的人,才會沾黏到歷史的邊緣,沒有紀錄、沒有聲音的另外那些,彷彿從未存在,像是歷史巨輪經過時兩旁飛揚的塵土,沒有機會隨著雪球前進,只是喧嘩一陣後就落下,誰也不會注意。

那些揚起的塵土好比日常生活中太多理所當然的存在,太多輕易略過的細節,譬如我們日常起居坐臥的空間,譬如已經被歸類到「不堪使用」、「老舊」、「即將拆除」的建築。因為他們老了、舊了、安靜了,人們也太習慣忙於打理生活,容易默許這些陳舊從我們眼皮底下消失,等到新的落成了再趕往湊湊熱鬧。
(繼續閱讀…)

Read Full Post »

訪談對象:台大哲學系 楊植勝老師
訪談人:邱彥瑜

邱彥瑜(以下簡稱邱):想請教老師關於洞洞館的大會議廳的用途?聽說以前是校內最高級的會議廳?

楊植勝老師(以下簡稱楊):設備比起思亮館沒這麼好,但占有地利之便,離公館最近。所以常借給外面的社會團體,反而增加哲學系的收入吧。校內的偶爾會借這邊,但若有要新的設備不太會借哲學系,因為這棟館很老,設備其實不如其他的系。說實話,洞洞館外觀看起來很特別,但採光很不好,所以搬來(水源)這邊,有一種柏拉圖的理想國裡面洞穴的那個故事,終於爬出來的感覺,在洞洞館時不開燈是不行的。 (繼續閱讀…)

Read Full Post »

時間:民國九十九年三月二十九日
訪談對象:台大生物產業傳播暨發展學系(原名農業推廣學系)
劉清榕 名譽教授
地點:劉教授家
訪談人:邱嘉緣、邱彥瑜、卓浩右

八國聯軍,美援與洞洞館

卓浩佑(以下簡稱卓):請教師公,民國五十二年之前農推系在哪裡?

劉清榕教授(以下簡稱劉):現在我們那幢啊,那個共同教室前面不是有個農業綜合館?那個時候共同教室叫做化工館。

(繼續閱讀…)

Read Full Post 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