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eeds:
文章
迴響

Archive for the ‘活動紀實’ Category

  初夏台北五月慣常的大雨,偏生落在開幕的這天,許是要作最後的洗淨吧?這一回外牆上不再有多餘的管線干擾,流水便能這樣痛快地從洞洞外牆的間隙直洩而下。是有那麼些地方照舊漏著水,好像要證明她確確實實是老了,經受不起摧折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  而室內我們反覆地掃著拖著,生怕錯失了一絲一毫。隔間和裝潢卸下以後整個空間敞開了,行走其中的人得以自在呼吸了,即使是這濕冷的早晨裡空氣都有幾分從容。白布在三樓北側的空間裡擺蕩著,來賓陸續入席。我們知道,告別要開始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  音樂是極微的重複,在舊照片裡把情緒逐漸堆高,也迴蕩在廢墟一樣空曠,卻是本來面貌的空間裡。音響,麥克風,投影機,電線,那明明象徵現代的種種,卻在這該也隸屬現代的房子裡明擺著一種錯置的愕然--我們真真要在這裡說些什麼,說些關於頭上樓板間的空心磚,還是打亮的玻璃,除去老鏽的鋁扶手,拭淨的窗框?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  而他們明明還在那裡,呼吸著穿落琉璃瓦的光,抵擋著歲月的漠然。

(繼續閱讀…)

廣告

Read Full Post »

時間:2010/04/14
地點:台大舊哲學系館
主講人:銘傳大學建築系 徐明松老師
照片攝影:徐明松老師
整理紀錄:馮子純

談戰後第一代,是這幾年我們建築界的一個共識,一個粗略對一九四五年,某一代人建築活動的看法。以後的人會如何定義我們還不清楚,史料研究有很多分類的方式,而台灣是一個特別的地方,在內部都還沒有達成共識。所謂內部的共識是指政治上和文化上,反映在所有的文化層面都是如此,在建築也是。比如跟國民政府過來的這一代人,無論是直接跟政府過來,或在大陸出生到國外唸書,然後再輾轉來台,在當時扮演了相當重要的角色。因為跟當權者的國民政府的關係,也掌握了多數資源。不可否認地,我們在很多台籍建築師的研究裡面,發現他們雖不是直接對那一代外省建築師不滿,但對國民政府處理建築相關業務有意見,有些人意見蠻強烈的。所以訪談的時候很多事情很尷尬,比如說在辦王大閎展覽,有很多知名的學者打電話來關心這件事,他說王大閎是國民黨的御用建築師,你處理這個展覽要小心。用的詞很重喔。其實這些都是很好的學者,平常你感覺不出他有這麼極端的看法,可是事情回到文化面的時候,就像大家其實都肯定王大閎作品,但碰到文化的認同感,問題就會浮現。

(繼續閱讀…)

Read Full Post »

農業經濟推廣館

  這幢房子本來叫做農業經濟推廣館,興建的目的跟農陳館不一樣,農陳館沒有辦公空間,可是這裡原本設定就是要辦公、研究的地方,所以裡面有演講廳什麼的,是一個小型的研究機構,也因為這樣,這個房子設計沒有農陳館那麼自由。當時的設計是這樣,他們還是想要用張肇康使用的語言,但是那個洞對於一個辦公室來講的話太暗,作為展覽館的時候光線不能太強,所以他們把洞弄小,但是作為一個辦公室的話,那個洞又太小,所以他們就想了一個怪招,就是把洞做成一個喇叭孔,讓光線進去比較多,這兩幢建築很大的區別在這個地方。另外琉璃瓦用綠色的大概是想做一些區別。 (繼續閱讀…)

Read Full Post »

開放的方院

  當初張肇康的構想是在這個地方蓋四幢房子,我們現在看到的是三幢,而他當時的構想是前面還要有一幢,第一幢房子是今天看到的農業陳列館,第二幢是哲學系館,舊名是農業經濟推廣館。第三幢是人類學系,以前是考古學系,第四幢,後來沒有蓋的這幢,叫做自然歷史博物館。整個配置上非常有趣的地方,就是它仍然是一個方院,利用這四幢房子圍起來,可是這個方院跟文學院那種方院是完全不同的,這種方院是開放性的,不像文學院那種方院,進到裡面去後你要先上大樓梯,然後在裡面晃,你才會發現他的院子。 (繼續閱讀…)

Read Full Post »

時間:2010/4/7(三)上午
地點:台大洞洞館,文學院
主講:淡江大學建築系 王俊雄老師
   (「粗獷與詩意-台灣戰後第一代建築」作者)
記錄整理:卓浩右,馮子純,孫世鐸

帝國時期的校園規劃

  今天的導覽分成兩部份,第一部份先介紹建築群,也就是洞洞館這三幢建築物在整個台大校園空間裡的特殊地位,會花點時間說台大的建校史以及椰林大道的規劃,第二部份就進入到建築本身,主要介紹農業陳列館和舊哲學系館這兩幢。

  台大是在一九二八年成立的,舊名叫做台北帝國大學,當時是日據時代的大正年間,是日據時代最開放的時期,台灣島內發生許多民族運動,包括林獻堂等人推動的議會請願運動。日本政府為了回應這種殖民地自覺的風潮,決定在殖民地設立大學,提高教育的水準,這是來自殖民地的要求。

(繼續閱讀…)

Read Full Post 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