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eeds:
文章
迴響

時間:2010/04/14
地點:台大舊哲學系館
主講人:銘傳大學建築系 徐明松老師
照片攝影:徐明松老師
整理紀錄:馮子純

談戰後第一代,是這幾年我們建築界的一個共識,一個粗略對一九四五年,某一代人建築活動的看法。以後的人會如何定義我們還不清楚,史料研究有很多分類的方式,而台灣是一個特別的地方,在內部都還沒有達成共識。所謂內部的共識是指政治上和文化上,反映在所有的文化層面都是如此,在建築也是。比如跟國民政府過來的這一代人,無論是直接跟政府過來,或在大陸出生到國外唸書,然後再輾轉來台,在當時扮演了相當重要的角色。因為跟當權者的國民政府的關係,也掌握了多數資源。不可否認地,我們在很多台籍建築師的研究裡面,發現他們雖不是直接對那一代外省建築師不滿,但對國民政府處理建築相關業務有意見,有些人意見蠻強烈的。所以訪談的時候很多事情很尷尬,比如說在辦王大閎展覽,有很多知名的學者打電話來關心這件事,他說王大閎是國民黨的御用建築師,你處理這個展覽要小心。用的詞很重喔。其實這些都是很好的學者,平常你感覺不出他有這麼極端的看法,可是事情回到文化面的時候,就像大家其實都肯定王大閎作品,但碰到文化的認同感,問題就會浮現。

繼續閱讀 »

廣告

圖文◎賴子歆

天晴的午後,攝影工作坊成員於洞洞管三樓會面,展開第四次會議。會議流程很簡單:一面檢討近日成果,一面訂定下週共同與各自的進度。

大家一同瀏覽每張攝影作品,或選出自己的最愛,或張大眼睛看別人看到的線條和自己看到的質地。除了發出讚嘆聲和丟些回應外,坊主也會適時為大家解決技術上的疑難雜症,例如對焦問題、要專情一點等等。討論過程中還激盪出「蘋果過於美好,微軟才是現實」之類的有趣類比,讓大家笑聲不斷。而前攝影社長於此時加入,使得工作坊又得到一枚人才,陣容愈發堅強。

這次聚會可以看出成員的創作方向都已漸漸浮現,只待更進一步聚焦、串連畫面裡的意念,大家也持續嘗試新的內容,以讓既有的部分更趨完善。最後,坊主與成員初步確定了各自預定的展出場地,希望可以在書店、餐廳、咖啡店等可能的空間展示作品,也期望老天爺高抬貴手,賜給六月份充足的日照時數,好讓洞洞館展覽能更順利地表現散落的光影。

四散之前,大家決定週日再會。

圖文@蘇志畬

昨天才第一次來洞洞館,在這之前都沒有機會這麼仔細、緩慢的觀看這棟建築。既然跟它不是那麼熟稔,昨天也只有匆匆一瞥的時間(大部分時間在幫忙拆東西),今天就打算慢慢來,天上的雲層一時還不會散掉,不需要跟陽光搶時間。雖然有太陽的日子,陽光穿過洞口在地上的投影應該很好看,但陰天窗戶上圓形光影的色彩更加明顯。

在三樓放下東西,一間房間一間房間慢慢的去參觀,偶而把幾扇窗子拆下來,看看更多光線散落的情形。觀察還留著的器具,無法再傳遞訊息的信箱、儲存最後信息的黑板,房間的角落保留著過去生活的痕跡。

慢慢看過洞洞館內部,接著在外面晃晃,雨披下面的空間在過去也鮮少人注意吧?特別設計的排水設施也被塑膠管線給取代,浮貼在牆面上。

圖文◎楊哲豪

3/29 天氣晴朗,沒有什麼雲。
下午1:21經過洞洞館旁,看到人類系館爬滿藤蔓的側面,想起先前在Flickr搜尋到一張拍攝側面的照片,因此不要臉的模仿起來,結果極其普通。

下午1:23進入系館拍照。

在二樓某房間發現一道非常明顯搶眼的光照射到地板上,就像地板上裝了書桌用燈管一樣。嘗試拍攝系館外部的樣貌,喜歡後門(面對人類那面)殘障坡道向上拍攝系館的角度,凸出來避雨的地方(不知道叫什麼)遮蔽掉一大塊畫面,但彷彿讓視線更聚焦在系館的牆面上。此外嘗試拍攝琉璃瓦,但無法順利拍出它的光澤。

下午3:29我再次出現了。

這是個非常晴朗的天氣,而且這個時間光線的強度和角度都不錯,所以可以順利的拍攝到投射在地面上的洞洞光圈。覺得冷氣拔掉的地放射入一大塊方形光塊,配上大量洞洞光圈很好看。也喜歡樓梯射入的光線,尤其是剛好投射在階梯靠牆的邊緣,因此感覺特別有趣。但是很難把整個看到的畫面拍下來。有可能是因為樓梯的位置本身狹窄,很難找到一個適當的拍攝點。但更根本的應該是我技術太差的緣故。在三樓某間房間(不太確定),有一張紅色的毯子放在地上,上頭還有兩顆燈泡,洞洞光圈剛好照在上頭,好不溫馨。今日最漂亮的是從廁所照入的洞洞光圈,不知道為什麼特別的明亮,而且配上廁所的地磚顏色十分的搭。拍攝系館目前留下的廢棄物品,配上洞洞光圈覺得別有一番風味。結果就在裡頭待了一小時。

佈展已經進入倒數計時的最後階段,我們要向所有來幫忙的義工朋友致上最大的謝意。同時我們也要再一次誠摯地邀請所有的好朋友,在五月二十九號開展以後的一個月間,若有空閒的時間能夠來參與展場的協力工作。
時段是5/29-6/28的早上9-12點,12點到3點,3點到6點每天三個班次
有興趣的朋友可以任選自己有空的時間,報名請見:http://tinyurl.com/2bco8da

謝謝大家的支持!

有任何相關問題,請寄信至聯絡信箱:

dongdongplan@gmail.com

或電洽孫世鐸同學:0927953657

謝謝!

圖文@魏汎辰

正午的農業陳列館二樓,陽光從紅色玻璃照射而入;玻璃耀著紅色的光暈,具有強烈的存在感卻又十分柔和,只在地面上打出模糊的紅色長條,並不把紅色染到一旁 的毛玻璃窗上。正午是室內光線最微弱的時候,從室內觀察紅色玻璃與洞洞牆面,就像在看黑色背景上的彩色拼貼一樣,非常漂亮。

農業陳列館二樓用黑色的紗網來布置展場,把人與洞洞牆 結構隔了開來。原本因為無法近距離觀察而有點失望,但之後發現透過紗網來看也別有一番趣味:因為紗網的關係,拿掉了紅玻璃、毛玻璃、綠色木窗架等表面的質感,讓人更能專注於結構的線條、顏色和暈開的洞洞。整齊的窗架線條順著拍攝角度在右邊收起,邊緣的洞洞也因為黑紗網撐出的角度而變形,微微往上飛揚。
嘗試為結構線條安排了不同的方向。

把距離拉近,試圖將畫面用紅色、墨綠及洞洞來組合。照片的左邊部分特寫洞洞、窗架和紅玻璃形成的三個大色塊。最左的洞洞特寫是照片中的最亮部,洞洞經過毛 玻璃及紗網的雙重模糊後變成了光團;墨綠色的窗架上隱約可見一些平行的線條,是窗架上階梯狀的造型;顏色濃郁的紅玻璃在畫面中間,也是照片中最讓人注意的部分。照片的右邊部分隱約顯現了空間結構,收起的線條隱沒在陰影裡。

時間:民國九十九年三月二十九日
訪談對象:台大生物產業傳播暨發展學系(原名農業推廣學系)
劉清榕 名譽教授
地點:劉教授家
訪談人:邱嘉緣、邱彥瑜、卓浩右

八國聯軍,美援與洞洞館

卓浩佑(以下簡稱卓):請教師公,民國五十二年之前農推系在哪裡?

劉清榕教授(以下簡稱劉):現在我們那幢啊,那個共同教室前面不是有個農業綜合館?那個時候共同教室叫做化工館。

繼續閱讀 »